李焕英中99%的人没有注意的细节,这才是成年人的结局

国际
3阅读

“上映十天,总票房超过40亿元!”

谁也没有想到,《你好,李焕英》这部这部由贾玲执导,用于纪念母亲的电影火成了一个神话,贾玲本人也一举成为中国票房最高的女导演。

有人说,《你好,李焕英》是贾玲寄去天堂的一封信,它或许会被超越,却难以复制。贾玲也在这部电影中,借由“贾晓玲”穿越回1981这件事,弥补着自己对母亲的遗憾。

事实上,这部让无数人哭着走出电影院的亲情片除了令人动容的母女情,电影里面还揭示了另一个残酷的现象——成年人的差距,只会越来越远。

在电影一开始,李焕英以为女儿贾晓玲考上一本,大操大办地为女儿准备了庆功宴,两人快乐地聊起出人头地的未来。

毫无疑问,贾晓玲的那封“录取通知书”是李焕英生活中的光,但王琴一出现让这抹光变得黯淡且晦涩。

当王琴一脸得意却又故作淡定地说出那句“我女儿美国UCLA”、“月薪八万”时,保养得当、春风得意的王琴和一桌子的中年人仿佛活在两个世界。

可在此之前,着一桌子人都曾在同一个名为“胜利化工厂”的地方谋生。

同一个工厂,不同的命运。

甚至贾晓玲穿越过后,这样的宿命也未能改变。

冷特隐晦的暗恋无疾而终。

沈光林孤身前往深圳独自闯荡。

王琴摇身接手沈光林父亲安排的分公司管理名额。

这一群曾在胜利化工厂会为了一台电视、一个二人转、一首大合唱、一次排球赛和你争锋相对的人,注定要各奔东西。

实际上,不只是电影里,现实生活中,我们也不可避免会碰到同样的问题——“并肩岁月,相忘江湖”。

十七岁的那个少年,在夏日的蝉鸣中做着没日没夜的试卷时,根本没有意识到不久的将来,周围坐在同一个教室的人会渐行渐远,甚至无缘得见。

可在拿到毕业证书挥手告别的时候,我们都还以为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回头望去,象牙塔的学生时代就像是活在楚门的世界里。那个时候,学霸和学渣的距离是教室最后一排到教室第一排,是学校演讲台的台上和台下,直到被猝不及防地扔到社会的洪流中,再抬头时,已经望尘莫及。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