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兵”成长记

军事
2阅读

一个兵,如果自诩“怂兵”,大多有过以下经历:身体素质较差、手脚不协调、缺乏毅力、没怎么吃过苦......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更要命的是:训练经常拖后腿,班长、战友帮助进步渺小,时间久了“自甘堕落”。

在军营,没有带不好的兵,只有不够用心带兵的班长。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每名战士心中,都有一位让他刻骨铭心的班长,每名班长心中,都有一位让他绞尽脑汁想要带好的士兵。

此刻,来自河南的战士薛亚和来自广东的班长聂享亮,正在武警云南总队机动某支队营房里接续这样的故事,抒写着属于自己的军旅人生。

一.遇见

厌训、怕训、思想差、训练差,甚至是被调侃叫做“怂兵”,薛亚被困在了军旅生活最现实的梦境里,爬不起来、跑不起来、甚至连吼都没了力气。

谁也想不通一个2米03的大个子兵,会是这个“熊样儿”?可能连薛亚自己都想不到,下连的40多天里,他会被中队长、指导员拉去谈了十多次心,在班长、老兵的多次帮教后,5000米跑的成绩始终无法触碰及格线......最后,他给自己撂下一句丧气话:“我就是个怂兵”。

当然,“怂兵”版本有很多,有人说薛亚是“大长腿”跑不快是在装,也有人说薛亚训练没问题只是缺乏毅力;班长聂享亮却说,薛亚最需要的是鼓励和建立信心,热辣的讨论氛围弥漫在中队党支部会议室。最终,薛亚帮教培育的重任确定落在聂享亮的肩头。

那晚,薛亚打起背包,第一次以一班士兵的身份亮相。他低着头左右扫视一圈,看着手掌拍的通红的战友,走到班长聂享亮面前,眼神里却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的平淡。在他看来,无非又是换了一张来说教自己“嘴脸”而已。

但聂享亮却没那么认为,握着薛亚那双长期“刻苦”训练的手,感觉像是被刀刮过的一样,他感受到了薛亚内心那种“渴望”,他甚至认为这是一名班长与一名士兵最好的相遇。

二.碰撞

凌晨两点零二分,薛亚在从哨位回到宿舍的路上决定,他要叫醒聂享亮班长,告诉他——他要活出“兵样儿!”

这是薛亚军旅生涯里做的重要决定。过去的十几天里,薛亚的5000米成绩进步了一分多钟,投弹成绩名列前茅,就连中队唯二的搏击散打集训名额,薛亚也占了一席之地。直到晚点名时,指导员通报确定薛亚代表中队参加集训后,他才下定决心改变自己,做一个“好兵”。

这事儿,发生在聂享亮的一次争吵里。薛亚到一班的第三天,聂享亮接到推荐人员参加搏击散打集训的通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薛亚这个大高个。他回忆说,集训每年都有,但机会对于薛亚来说只有一次。

那天,聂享亮敲开了中队长宿舍的房门,两个人肝火都在蹭蹭往上窜。“薛亚体能太差、个大不灵活......肯定受不了那份苦!”“咋不行,个子高、手长、脚长就是他的优势!”“行不行,你说了不算,给你两个星期,有本事让我看到他行!”“看看就看看。”

也就在那天,一向以“怂兵”自居的薛亚得知了真相,从没想到自己在一个人的心中会有如此强烈的存在感,他有了一种重获新生感觉,而这些都是新班长聂享亮给予他的。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心的距离。这时候的聂享亮正在筹划如何帮助薛亚打好“翻身仗”,直到两周后的考核,薛亚进步明显得到中队肯定答案后,他才知道,薛亚的心与他正在开始慢慢走近。

三.成长

走进一班,有一张聂享亮改装的特别床铺,这样“高人一等”的待遇只能和薛亚的身高匹配。在这里,薛亚有了自己专属的床、专属的被子,同样也有量身定做的“训练大餐”。

薛亚个子高,不协调,对于能歌善舞、曾经在总队文工团工作的聂享亮来说,并非难事。他把一些舞蹈动作进行改编,配上音乐,让薛亚跟着自己一起舞动,收到了奇效。

在器械训练场,薛亚有一个专属的“训练坑”,每天聂享亮都会陪着他来这里,先用橡皮筋辅助做几个,然后在自己拉几个,有时候累了、想放弃了,聂享亮总会告诉他:“没事儿!咱休息好了再来,实在做不了,咱就明天来!”

“每次听聂班长到这些话,心里就像被猫抓一样,又惭愧又无奈!”薛亚知道,是聂班长让他找回快乐和自信。在这里,虽然苦了很多,但薛亚没有失去对未来的信心,他身边少了一位啰嗦小班长,多了一位知心的大哥哥。

训练场上的摸爬滚打,军营生活的苦辣酸甜,聂享亮让薛亚在这个青春的火炉里淬炼了个遍,也感受到了成长的痛与快乐。

如今的薛亚,已经走入上等兵的行列,现在的军营对他来说,就是第二故乡,接纳他的高度和短处,包容他的喜怒哀乐,他愿意和这座军营结伴而行。

他还定下了一个小目标,明年的春天,他能和聂享亮一样,当个好班长。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