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丁距山东训练场地仅50米 观战山东男篮教学赛避谈归期

体育
2阅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瑞平

2月25日,山东西王男篮主帅巩晓彬做客当地媒体谈及丁彦雨航的节目播出,在球迷中引起热议。

几乎就在同时,山东男篮的部分替补球员,与正在备战全运会的山东青年队进行了一场教学赛,正在同一块场地训练的丁彦雨航现场观看了这场比赛,但他拒绝对何时归队提供明确答案。

丁彦雨航与山东男篮,像是两条平行线,似乎离得很近,却又隔得很远,这种现象何时才能破局?

他一直都在

在人们的期待中,丁彦雨航应该是在春节过后就可以参加体能补测,然后跟随球队前往诸暨,参加比赛。

之所以有这个期许,是因为春节前CBA公司公布的伤病名单中已经不见了丁彦雨航的名字。

但不管是山东男篮,还是丁彦雨航,都没有宣布这个消息:一切都是猜测。

所以当山东男篮春节过后召开动员会不见丁彦雨航的踪影时,很多人都说,丁彦雨航“失踪”了。

其实,丁彦雨航一直都在。

正月初七,是大部分人上班的日子,也是山东男篮开始训练的第二天。按照计划,山东男篮一天两练,而就在山东队中午休息的时候,有人发现丁彦雨航的豪车出现在省体育局训练中心篮球馆的外边。

这一天,丁彦雨航来得比平时要早,与他一起来到篮球馆的,还有上赛季转会天津的中锋潘宁。

潘宁因为腿伤做了手术,还是恢复期,球队放假,他就回到了济南。丁彦雨航与潘宁的伤都在腿上,之前是多年的队友,正好可以一起训练,互相交流。

因为全运会很快就要开始预赛了,多支篮球队在这里备战,再加上中国三人篮球队也在这里集训,所以篮球馆显得有些拥挤,只能分批训练。

这个篮球馆是山东篮球的大本营,被分割成四块场地,丁彦雨航和潘宁基本都是在场地边上进行力量和康复训练,尽量不干扰其他人训练,只有当认识的人走近了,才打声招呼。

他一直隐身

丁彦雨航总是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尽管他一直都在坚持训练,但很少与一墙之隔的山东西王男篮碰面。

而且,他来球馆的时间也不固定,很多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丁彦雨航根本就不在济南,所以他时常处于隐身状态。

就连一直带队在外比赛的山东队主帅巩晓彬都承认,他也很少能得到有关丁彦雨航的直接信息。

因为比赛实行赛会制,山东队一封闭就是一两个月,俱乐部大部分人员都在诸暨,确实也无法见到丁彦雨航。

丁彦雨航的伤到底怎么样了?

在春节之前,记者也多次见到丁彦雨航在这里进行康复训练,当时他感到最满意的,是他的两条腿的粗细程度差不多了。

之前,因为右膝进行了手术,很长时间没有进行力量训练,所以右腿的肌肉明显弱了不少。根据记者的观察,丁彦雨航右膝内侧的手术创口并不大,恢复得也很好,但丁彦雨航迟迟不能回到赛场,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在右膝外侧,也就是髌骨软化。

丁彦雨航右膝内侧的那个手术到底是什么手术,有人说是关节镜清理碎片,有人说是髌腱炎,但他自己只是说是一个小手术,并没有说明问题在哪。

好在经过几个月的康复,丁彦雨航的右腿肌肉有了明显的变化,也可以加大力量训练了,这让人们对他充满了期待。

他一直倔强

做手术没有跟俱乐部沟通,伤病恢复进展也没有通报,当丁彦雨航去年与山东西王俱乐部顶薪签约之后,他只是给俱乐部一个恢复一个半月的承诺,然后就开始了独自训练,俱乐部也给了他充分的信任,但等来的是一再推迟归期,直到春节前消失在伤病名单中。

俱乐部也一直试图与丁彦雨航一方进行沟通,但沟通的过程并不顺畅。

此前有消息说,丁彦雨航春节前因为在训练中拉伤,所以无限期推迟了复出的时间。其实,丁彦雨航确实有点拉伤,但并不严重,时间也不是春节前,而是元旦前,至于如何拉伤的,俱乐部也不知道详情。

25日下午,丁彦雨航出现在训练场,进行康复训练,整个训练过程大约持续了两个小时,看得出来,训练的重点还是右腿,尽管有些艰难,还是在咬牙坚持。

在训练的间隙,丁彦雨航很认真地观看了山东西王男篮部分替补球员与山东青年队的比赛。这次比赛,临场指挥的是西王男篮的助教托米,而在隔壁的另一块场地上,西王男篮的主力球员们在进行最后的战术演练,27日,他们将乘坐飞机奔赴诸暨,进行本赛季剩余的比赛。

但这一切,似乎与丁彦雨航无关了。

24日,CBA窗口期开放,多名球员重新注册,开启联赛新征程,其中包括刚刚加盟山东的司坤,而丁彦雨航已经在山东注册,他要想参赛,还需要体测合格,拿到上岗证。

“现在不是体测的问题,而是还不能打比赛。”谈及伤情,丁彦雨航也很无奈。

教学赛打得很激烈,打完4节,队员们强烈要求再加赛1节,丁彦雨航或站或躺或坐地观战,抬眼望去,满眼都是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这里有与自己同批的刁成灏,有比自己低一批的文雁行、马光瀚,还有更年轻的王文宇、王冠翔,还有这两年来到山东队的侯沛佐、刘毅、郭旭,三年时间不在,山东男篮其实变化很大。

比赛暂停的时候,丁彦雨航与相熟的队友开着玩笑,还与文雁行比起了三分,毕竟,这里还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近段时间,关于丁彦雨航的传闻很多,时间也成为他最大的敌人。

“我已经习惯了,我自己能够承受。”丁彦雨航说,目光坚定,仿佛还是当初那个追梦不止倔强少年。

但作为一个极度渴望重塑形象的球员,怎么能不在乎外界的声音?就在巩晓彬做客的节目播出后,丁彦雨航还是忍不住在社交媒体发声:让我安心康复不好吗?毕竟我比任何人都想回到球场。

近在咫尺的是昔日队友,一墙之隔的是他昔日恩师,其实他只需要往西走不到50米,穿过一个小门,也许就会是不同的结局。

但这一步,过了三年,依然没有迈出去。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