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者点了4万余元外卖 建议外卖平台鉴别不合常理订单

头条
2阅读

家中摆放了成堆的外卖

“这样的事情,估计在全国都很罕见。”14日下午,住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东街一小区的汪大妈对极目新闻记者说。原来,她的亲属汪女士患有精神疾病,13日,汪女士通过手机点了40单外卖,花费4万余元。汪大妈说,她不指望能够挽回多少损失,但想通过这个极端事例,希望外卖平台和店家慎重处理明显不合常理的订单。

13日上午,汪大妈外出办事。当天下午3时20分,她接到辖区派出所民警打来的电话。民警告诉她:“家里有纠纷,有人报警。”紧接着,她又接到外卖小哥电话,问她家里是不是点了很多外卖,“好多外卖小哥在等你,放在楼下的外卖堆成山了。”大约40分钟后,汪大妈赶回小区,见到一二十名外卖小哥站在楼下等她。当她打开房门,外卖小哥们提着各种美食,纷纷跟了进来。

进门后,汪大妈惊讶地看到,家里已经堆了不少外卖和纸箱。她走到里屋,看见汪女士独自坐着,手里拿着手机。汪大妈接过手机,看到外卖平台上一长串订单。汪大妈整理外卖单据看到,汪女士从中午12时之后陆续下了40单,包括蟹黄肉松吐司等140件2667.5元,烤羊腿54件1747元,乌鸡汤等64件1935.9元……按件数算总共将近2000件,已经送达的外卖金额高达35954.98元。

与汪女士交谈后,汪大妈明白了事件经过:汪女士从中午12时许开始下单,一直持续到汪大妈回家。起初送来的一些外卖,汪女士开门签收了,后来外卖越送越多,汪女士感到害怕,便不再开门,也不接电话。于是,焦急的外卖小哥们通过物业找到汪大妈的联系方式,还有人报了警。

汪大妈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汪女士患精神分裂症有几年时间了,状况好的时候,生活基本能够自理,春节前她从武汉市精神病院回家。没想到突然发病,点了这么多外卖。

汪大妈当即取消了2笔刚下的订单,发现还有几笔订单尚未配送,赶紧打电话给店家取消了,算下来,总共取消了6961.24元钱的订单。与此同时,在几名外卖小哥的协助下,汪大妈紧急拨打外卖平台客服电话说明情况。外卖平台说立即向上级反映,后来回复说,经协调,已经送达的订单无法取消,平台愿意赠送若干消费券。汪大妈拒绝了。

为了避免食物变质造成浪费,汪大妈提着这些大包小包,赠送给小区保安、门外马路上的环卫工、亲朋好友,一直忙碌到14日凌晨2时之后。14日凌晨5时,另一名亲友接着派送,总算差不多送完。剩下一些不方便赠送和来不及赠送的,只能处理了。

汪大妈说,一个家庭住户如此集中大量下单,显然无法吃完,外卖平台照常派单,这合理吗?极目新闻记者就此咨询北京德和衡(武汉)律师事务所刑事辩护部主任胡延美,他认为,精神疾病患者在发病期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根据民法典规定,其从事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对于尚未配送的订餐,监护人有权要求不继续履行。对于已经配送到位的,应当作为损失,由监护人承担。因为在现行法律框架下,订餐平台对于网络订餐用户是否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审查能力和义务。

汪大妈表示,她的目的不是索赔,也不指望能够挽回多少损失,只想通过这个极端事例给外卖平台和店家提个醒,如果收到不合常理的订单,应该打电话询问,确认是不是真实需求,也希望外卖平台软件增加识别异常订单的功能,发出预警提示,避免造成浪费。

来源:楚天都市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